曹雪芹祖籍在乳山网-曹操后人在乳山网--曹雪芹祖籍在乳山、曹操后人在乳山网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最新动态 学术研究 媒体报道 媒体评论 民间史料 其他学说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媒体评论 >> 浏览信息  
  曹雪芹祖籍在乳山网开通了!网址:caoxueqin.rushan.com.cn,欢迎访问。
用户名:
密 码:
 
信 息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曹雪芹的祖籍与宗族
曹雪芹祖籍地乳山说的优势
再谈红楼梦中的方言
瑞木山村史与曹氏家族的来历
证明曹雪芹是曹操后代的...
红学是否在拿曹操+曹雪...
关于“曹雪芹祖籍乳山说...
视频:曹传勇先生做客河...
视频:辽宁台《说天下》...
DNA检验能否证明曹雪...
网 站 调 查
 
 
我谈《续琵琶》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2-4-26   作者: 未知   来源: 未知   录入:曹祖义

我谈《续琵琶》
胡德平
 

胡德平
曹寅创作的昆曲《续琵琶》,知道此剧的读者并不多。了解此剧的人多在红学界、文学界和图书馆界。其中尤以卢前、周汝昌、顾平旦、宋铁铮等先生对此剧的发现、研究贡献最大。中国戏曲学院和北方昆曲剧院把此剧的5场戏折搬上舞台,公开演出,非常有意义。它说明了对我国古代优秀文化的学术研究,可以不断提高、丰富人们对文化遗产的兴趣和认识,而整理出的文化遗产不单是我国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重要资源,更是享用不竭的历史文化源流。对此剧的公演,我想谈几点认识,以求批评、指正。
一、曹寅、曹雪芹创作理念的承继关系
曹寅创作的《续琵琶》,曹雪芹用生动的艺术手法,把它表现在《红楼梦》五十四回书中,实在是红学和曹学相得益彰,榫卯吻合的神妙之笔。这一回的回目是“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曹雪芹借史太君之口,也以她为曹寅的替身,说出了曹家在康熙年间的一些文化生活:家中有一个小戏班,经常举办堂会,演出各种昆曲传奇,其中就有《续琵琶》,剧中的一段高潮即是用古琴演唱的《胡笳十八拍》。戏曲终结则大放烟火。别的戏目均有出处,唯有《续琵琶》出于曹寅自家。曹寅享有此剧的著作权,同代人刘廷玑在《在园杂志》书中说得非常清楚,只不过他把《续琵琶》错认为是《后琵琶》。
史太君看的戏文多了,阅历也丰富多了,对时下的才子佳人故事十分讨厌,她说:“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又说:“开口就是什么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史太君对这类“千人一面,千部一腔”的老旧俗套故事数落、讽刺头头是道,句句在理。王熙凤把史太君这一通议论归纳成一句“掰谎记”,意思就是文艺写作必须要打破陈规陋习、八股形式,还必须要用新的题材和新的人物进行创作。后来史太君讲的十个媳妇的故事,就比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更有意思,有生活的人情味。
曹寅写的《续琵琶》描写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一个真实的才貌双全的蔡文姬,及她因时代兴衰而发生的悲欢离合的历史故事。我认为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的理念完全可以提升为一种文艺创作思想、创新手法,也是曹寅的文艺创作原则。应该说,曹雪芹也继承了这一文艺创作思想和方法。请看他借石兄之口说出自己的创作原则是什么:“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
《红楼梦》的五十四回,实在是全书中的精彩华章,该回真实反映了曹寅和曹雪芹文艺理念的承继关系,都是对专制文化挤压文化发展空间的反叛。
二、王昭君、蔡文姬伦理价值的传承血脉
曹寅写作的《续琵琶》,究竟是续谁家的琵琶戏呢?是续明代高明的《琵琶记》吗?或者是续他的忘年交尤侗的《吊琵琶》吧?高明写的《琵琶记》,主角是赵五娘和牛丞相之女的故事,仍是一部荒诞不经的才子佳人戏,曹寅并不认同此戏。他写的《续琵琶》的主角是蔡文姬,而不是续蔡邕和赵五娘的故事。
那是否是续尤侗的《吊琵琶》呢?尤侗做此戏是在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的事,尤侗此时已和绝大多数汉民一样剃发易服,他还做了清朝的官吏,但在文化上的汉满、华夷对立思想还根深蒂固。他写的《吊琵琶》是说王昭君受画工毛延寿的毒计陷害,被迫和亲,至汉番交界的黑河处,不忍受辱而投水自尽。又写道:蔡文姬被匈奴掳去以后,做了阏氏。在昭君墓前,诉说自己身世,以唱《胡笳十八拍》来吊念昭君。而曹寅写的《续琵琶》恰恰与此主题相反。在《续琵琶》中,昭君根本没有投河,而是和匈奴单于成婚,死后又托梦蔡文姬,劝戒她不要轻生,而要活下去,像她那样活下去。
在《续琵琶·感梦》戏折中,王昭君告诉蔡文姬:“想俺当时远嫁呼韩,何难一死也。只恐和亲不成,有违君命,是谓不忠;你今日受父遗嘱,续修《汉纪》,倘身死书亡,是谓不孝。”从而可以肯定曹寅的《续琵琶》根本不是尤侗《吊琵琶》的继续和延伸。蔡文姬听从昭君之劝,以忠、以孝的伦理价值观念存活下来。此时,对蔡文姬来说,“忠”“孝”的内容已有了更深的意义,其内容已非传统的节烈观,而是被续写《汉书》、保存文化典籍这样一种更高的道德标准所代替。司马迁不也是这样一个有着同样命运的史学家吗?该剧远比《吊琵琶》中蔡文姬一味悲叹自己生活的不幸,思想境界要高,而且更忠于《后汉书》的历史记载。
说到这里,我认为《续琵琶》和《琵琶记》、《吊琵琶》均无前后接续关系。所以《续琵琶》的开篇诗句即为:“琵琶不是这琵琶”,曹寅用真实的汉史写了蔡文姬的真,又用蔡文姬自己创作的《悲愤诗》、《胡笳十八拍》写了蔡文姬的善,还用蔡文姬归汉以后,致力史料收集整理写了蔡文姬的美。王昭君的品质美德未见得比蔡文姬低,大汉王朝军队千千万,却要一个女子担当军事、外交的国之重任,到底谁该羞愧呢?曹雪芹做了回答:“汉家制度诚堪叹,樗栎应惭万古羞。”王昭君在戏中正是用这种大智大勇启迪劝导了蔡文姬,蔡文姬才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我认为《续琵琶》续的是昭君的琵琶,续的是昭君的气概和血脉。曹寅做此文学构思真是天才,这样的“穿越”艺术上是允许的。
三、曹寅的历史观
汉末战乱,外族入侵,蔡文姬被掳匈奴,这是整个民族之灾,也是她一人之难。蔡文姬在匈奴社会中生活了十二年,又生了两个子女,她无意中却做了沟通两个民族的文化使者。她写的《胡笳十八拍》中就有这样两句诗:“胡笳本自胡中出,缘琴翻出音律同。”她认为匈奴胡笳表达的情感和她焦尾琴传达的情怀是共同的、一致的,是可以共鸣的。曹寅理解蔡的心境,在《续琵琶》戏中,又借蔡文姬夜晚独坐帐中听到匈奴民族的歌舞,不觉念道:“你听吟啸成群,那些胡琴羌管,好不娱耳。” 蔡文姬在匈奴的生活,已成为她生命中一个无法割裂的部分。再说她的一儿一女是胡人还是汉人?作为一个感情丰富、有极高文化素养的才女,更是无法取舍的。郭沫若写的《蔡文姬》话剧,在母子、母女问题上所表现的母爱、亲情带有永恒的意义。曹寅家族也是有同样经历的家族,应该说曹寅创作此剧,是把自己的身世之感浸润在戏曲情节之中的。康熙一朝,社会需要汉满民族的融合。这首先是一项艰难的文化融合工作,曹寅勇敢担当了这一时代的任务,促进着、引领着这一民族融合的进程。这是曹寅历史观的一大亮点。
另外,《续琵琶》对曹操人物的塑造也是言前人所未言。社会几百年来都把曹操作为奸相篡臣看待,唯有现代的鲁迅、毛泽东、郭沫若等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坚持为其翻案。300年前的曹寅在清初就把曹操的奸白脸演饰成“外扮孟德,不涂粉墨”“内装潢魏武之休美”的形象。此戏最后演出了曹操大宴铜雀台的宏大场面,并把他的《让县自明本志令》、《观沧海》、《龟虽寿》、《短歌行》等诗作写入戏文。至此,把曹操作为历史上一代权相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的本色,表演得淋漓尽致。郭沫若写话剧《蔡文姬》也是以此场面结局。东汉末年,朝政腐败,战乱不已,三国局面并不能长久下去。世人盼望弭平战乱,天下太平,曹寅给曹操安排了一个天下统一的角色,这符合历史发展的事实,也是曹寅历史观又一大亮点。曹寅的历史观是多方面的,这两大亮点,在《续琵琶》一剧中反映得格外充分,并且均以感人的艺术形态表现出来。可以说曹寅的这些观念已成为时代文化大潮中的一股激流,深深影响着后人和他的子孙。
四、《续琵琶》如何搬上舞台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探讨清楚,曹寅的《续琵琶》发现的只有手抄本,专家认为是康熙时代的戏文。据涂玲慧老师的介绍,乾隆二十八年至三十九年(1763年—1774年),昆曲汇编出八十部四百折戏文的《缀百裘》,却无此戏文,也无此戏目。我国现在多部介绍昆曲剧目的辞典,如《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连《续琵琶》的辞条都没有,《中国昆剧大辞典》把曹寅的《续琵琶》错记为《后琵琶》,此错显受刘廷玑的一时之误。《中国戏曲曲艺辞典》有此辞条,但注明此书藏于北图,是手抄本。以现有材料而言,可见所有关于曹寅创作《续琵琶》的历史文献资料都来源于刘廷玑和国家图书馆的手抄本,此抄本还是一本孤本,并无刊本传世。无独有偶,清代高宗元,生卒年不详,确著有一部《续琵琶》,但戏中乱力鬼神颇多,是为蔡邕辨诬之作,和曹寅此戏无关。很可能《续琵琶》一剧只在曹寅家族鼎盛时期在极小范围内演出,并未进入梨园,未能传世。
2009年年底,北京市成立了“曹雪芹学会”筹备组。曹学会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研究、收集和整理其家族的文物、文献、资料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2010年6月左右,科瑞集团的程建同志从国家图书馆复印了曹寅写作的《续琵琶》手抄本。8月,学会、科瑞公司的郑跃文和昆曲界的涂玲慧、张卫东等同志筹划可否按此剧抄本排演几折昆曲以慰观众。8月25日,胡文彬同志送来他注释的《续琵琶》稿本。9月2日,中国戏曲学院赵建伟老师送来他更为详尽的注释本。王大元先生还把戏中的曲牌,套曲后译为简谱,便于舞台演奏。
因为《续琵琶》的抄本本身就是完整的演出本,所以在北昆领导杨凤一、曹颖的支持下,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于10月11日和12日,在中山音乐堂演出了两场,其演出经费完全是由科瑞公司所出。去年参加中日韩戏剧节在山东又演出一场,今年3月11日演出的是第四场。
我们学会及合作单位把古典戏曲文献搬上舞台,我认为这是把文化产品推向产业化的第一步,尽管这种产业化还不具备规模化,但是否必须市场化呢?我认为在我国文化产品的发展方向上,应该也有必要把产业化和市场化分开更为有利。
五、六点建议
根据北京曹雪芹学会的工作和《续琵琶》五折昆剧上演的体会,有几条关于文化工作很不成熟的建议,愿和朋友们共同探讨。
(一)文化遗产的学术整理研究工作,是建设精神文明,发展文化事业一项基础性的工作。学术工作若能把休眠的文化遗产唤醒并引起世人的关注,或能把沉睡的历史文献变为今天文化事业可以利用的文化资源,那么我国的文化学术工作,就为中外古今的文化传承、交流工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国民的诚信应从教育、文化始,国家应该更加关注对科学、学术工作的呵护。
(二)文化遗产一经整理发掘便可以变为新的文化资源,新的文化资源就可以催生出新的文化作品,而文化作品则又可以变为产业化的产品。曹寅《续琵琶》的戏曲文献从国家图书馆走上首都北京的戏曲舞台,这是一条产业化的道路,产业化中每一环节都有专业人士的贡献,对此贡献都有一个权属保护问题,但此剧最大的权属,非曹寅的著作权莫属。曹寅已逝,已无后人,现行法律规定的著作权只有作者去世后五十年,但对他著作权的保护应由国家承担起来。
(三)文化作品变为产业化的产品是需要投资的。政府可以是投资人,企业、自然人也可以是投资人。我认为《续琵琶》已经迈出了产业化的第一步,发展空间还可以扩展到影视、话剧、音乐和不同戏种的剧目中去。其中有的产品可以市场化,有的似乎还不能超出产业化的范围,尤其是需要政府保护的传统经典剧目。比如《续琵琶》、《西厢记》、《牡丹亭》等昆剧剧种,绝不能完全付之于文化的市场化。
(四)对于传统的经典剧目,绝不能为市场化而去寻找写手、枪手胡乱戏说一通,但可以在内容之外的形式上大胆改革,大胆采用现代的声光电子技术。对非经典剧目及创新剧目则完全可以走市场化的道路,即使以票房价值为衡量标准也无可厚非。
(五)我国的文化发展、繁荣离不开一支专业的文艺评论队伍,离不开群众性的文艺批评园地。文艺作品、文化事业只有在文艺评论、文艺批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才能经风雨见世面,丰富鉴赏力,提高免疫力,从而满足人们不断提高的文化需求。政府管理文化的职能应以此前提,把一切应归于社会的职能还与社会。
(六)政府的鼓励政策和各界的共同努力必须紧密结合。北京曹雪芹学会只是重排《续琵琶》五折戏曲的发起者、号召者,若无昆曲界、文化艺术界、新闻界和政府的参与支持,是断不会有此成果的。在演出期间,国务院的领导同志刘延东,北京市领导郭金龙、鲁炜,文化部励小捷副部长都亲临剧场观看并予以指导,鼓励大家要把《续琵琶》三十五折戏全部搬上舞台,并号召昆曲走向国际。这种结合界定了各自位置,各自的角色,正确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对我国文化事业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去年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对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做出了重要决定,中华民族若要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这一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这对文化遗产特别丰富的国家来说,尤为重要,欧洲的文艺复兴榜样在先,作为享有古代文明盛誉而又步入现代化社会的中国、印度和阿拉伯世界而言,这项工作尤为紧迫。听说人体科学有一项科研成果的发现:人们对以往生活记忆得越是客观清晰,那么对创造未来生活的想象力就越发丰富多彩。
(作者为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曹雪芹学会会长)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信箱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更多链接 |  后台管理 |
自2012年3月11日建站以来,网站已经运行2106天
Copyright @ 2012-2017 曹雪芹祖籍在乳山网-曹操后人在乳山网 caoxueqin.rushan.com.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