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昔日文字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爱你在心口难开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08-3-28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858

爱你在心口难开
  
 
人的思想和灵魂有时候是自己都不得先知的。尤其当面对一份感情来临的时候,明知是不应该不可以的事情,但是为了那份真挚和执著还是走上一条爱情的不归路。当头抵南墙头破血流的时候才猛然惊醒,一切的一切似乎是在梦中。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千千万万,感情的纠葛又是林林总总。人人都希望从中体验到爱情的真谛,结往往都是爱情受伤者。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而对另一种非议的感情只能是愿他们如果爱的痛哭就放弃,未然不是一种美。

这两天在新浪网看一篇长篇连载,里面有一段爱情故事,几乎畸形的恋情。儿子爱上了她的继母,最后那个继母为了不伤害那个小男孩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个家。使我猛然想到我的一个网上朋友曾经也给我描述了这样一段故事。以前真的不相信这样的事情,那样的一段恋情。但现在似乎懂了也理解了主人公的那段刻骨的真情。真的是,感情是不分年龄和地域界限的,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谁也无法也无权去评判它的真伪和是否值得。

南方的一个海滨城市,莲和阿海认识了。他们的初次认识是在网上认识的,莲的一个朋友认识阿海,由此也介绍了莲认识阿海,说阿海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喜欢交往比他年龄大的朋友。海开了一家不大的书店,有一台电脑,没事的时候就上网。莲和海的交流是从网上开始的,莲的工作很轻松上网也很方便。莲大海10岁,起初他们两个都以姐弟相称,海非常崇拜莲的博学多才,自己因为没有读多少书才开了这家书店。羡慕莲的大学经历,而且现在也有了很好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是一个快乐善良的大姐,说要让莲当他一辈子的姐姐。

没事的时候他们总是在网上相遇,海阔天空谈天说地。海是一个成熟的稳重的男孩子,虽然年龄不大,但对时事的看法却是沉着冷静的,应该算是属于年轻人的另类,尤其是处于现在物欲横流人情扉薄的社会,在莲的眼里海是一个好男孩。所以,她也喜欢这个弟弟,给她紧张的工作生活带来了轻松和愉悦,莲也给海淡薄的思想晴空带来了异样的思想和生活的启迪。因为从年龄上讲他们也许是跨越了一代的年龄,在某种思想上是有代沟的,至少莲是这样认为的。偶尔莲也去海的书店转转,或者一起吃饭。莲发现海其实是个很害羞的一个男孩子,看到莲就脸红紧张不敢说话。莲说他喜欢网上的海,活泼开朗无忧无虑。海虽年轻,但他脑子装的东西一点也不少,他有事业无成的烦恼,有不舍父母为他操心的烦恼。不象生活在父母翅膀下的娇娇子,踏着父母为他铺平的道路而闭眼前行。海不是,他好学上进,他立志要用自己的力量创造自己的未来,也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当莲问海都26了为什么还不谈恋爱结婚,海说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能谈恋爱论婚娶,等过两年成熟一点再说吧。这一点,莲非常欣赏海的。莲知道,是海现在还没有遇到心仪的女孩子的原因的,当爱情来的时候是挡也挡不住的,莲跟海开着玩笑说过。

海和莲的交往轻松而自然,姐弟相称开心而怡然。海问莲,你能永远把我当弟弟吗?莲说:一辈子不舍不弃你这个弟弟的。海很感动。时间久了,海对莲这个姐姐有个一种莫名的依恋感,莲感觉的出来。虽然他们很少见面,但他们每天总是在网上见面的,这似乎成了没有特殊安排的一项不变的约定,就是白天没时间晚上也肯定去网上说会话的。有一次,莲来晚了看到海的一句留言:自从与你相识,每天总有一份期待和牵挂。莲也很感动。莲问过海,我们这是姐弟恋吗?海避而不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莲只是不敢表露她的内心。她知道她无权再爱了,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优秀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虽然平淡的生活背后也渴望一种另样的激情,莲不能做也不能去想的,她要做一个好女人。记得在莲跟海讨论情感问题的时候,莲突然问了海一个问题,让他忠实地回答。莲问:“如果,如果某一天姐姐被一个人莫名地感动了,产生了一段感情但不会以背叛家庭为代价的,你会不会认为姐姐是个坏女人?”海说:不会的。莲那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海这个问题。

交往的熟稔,莲也越来越把握不清他们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海毕竟是一个未恋过的男孩子,不可以也不应该陷入这种感情的。莲怕,她怕害了海的,对他是不公平的。她鼓起了勇气跟海说了一段话:“其实,男女之间也许真的没有纯真的友谊,交往久了肯定双方在情感上会发生一些改变的,所以我怕有一天会伤害到你什么的。因为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年龄和地域界限的。所以,我怕。”他又不语,开了一句玩笑说:“哈哈,你有没有过那种无缘无故心好象在流泪的感觉,从心一直流到指尖?”,莲说,有过。憋在心里的话说出口,莲轻松了很多,又恢复了轻松的谈话。莲说:“我要消失一个月不跟你说话,你是否习惯?”海:“不习惯”“为什么?还会有很多人跟你说话的。”“可是我就一个姐姐呀!”海说,莲也不语。

从这以后,他们都好似有意无意地避开感情的话题,但都彼此明白各自的内心。有一次,他们两个来了一个猜哑谜似的对话。
海:我说一句话看你能不能明白
莲:说
海:唉,不知道怎么说
莲:说吧,我懂不懂肯定给你答案的,不说就没机会了啊
海:呵呵,我老在思索怎么让方变圆,关键是到拐角那里怎么很好的过渡过去?
莲:剩了一个拐角还是遇到的第一个拐角?
海:呵呵,我要说剩一个拐角你是不是就说那另外三个怎么画的就怎么画?
莲:不是有一句话吗:车的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吗,也就是说方到无棱时自然圆了。
海:慢
莲:什么慢?
海:画的慢
莲:一笔下来的东西慢也比不了马拉松那么漫长的吧
海;唉,无可奈何
莲:其实我告诉你,你的这个圆基本上画成了,就是不敢去封最后的一笔就是了
海:还都在过渡,一切都会好的。

这次的对话和猜谜,让海和莲都知道彼此的内心和一种莫名的期待了。一个周末的中午,他们两个相约一起吃饭,都喝了一点酒。然后莲建议去海滩坐会儿,就在那个下午面对着湛蓝分大海,似用浩瀚的大海作证一样,海把他的初吻给了莲,他们的吻交织在一起,他们的心和感情也交织了一起。海说:“我没有别的奢求,只想能经常这样静静地抱着你,什么也不做也愿意。”然后他们的故事就这样以一种纯朴的方式一直延续着,但是他们都始终没有说出心中的那三个字。莲说,容易说出来的东西消失的就快,只要彼此内心有那份感觉就足以。不求形式,但求永恒。
 
 
海和莲的故事以一种纯朴的方式一直延续者,他们的关系超越了姐弟情跨越了男女情,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甚至有时候感觉是近似于亲情和爱情的一种关系。谁也不想再去跨越一步,相互在小心地维系着这种关系。

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不再上网聊天,因为莲怕他们的聊天引起丈夫的不满和怀疑,她珍惜这个家庭珍惜跟丈夫的感情,更珍惜他们婚后几年相濡以沫的夫妻恩情家庭亲情。她不想因此而破坏家庭背离丈夫和家庭。有时间的时候,莲就去海的书店看海,跟海聊聊天,海忙的时候莲就找本书坐下来静静地看书。周末的时候他们就相约一起吃午饭坐沙滩,这是他们不变的约会方式。因为莲喜欢看海,而海的名字也与她喜欢的大海相吻合。她喜欢大海的豪迈也喜欢海的博大胸怀。她来自没有海的城市,能在大海边工作和生活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大学毕业后,她终于实现了她的梦想来到了这座美丽的南海小城。面对着浩瀚的大海,她希望海的广袤博大能包容她的一切,随着跟海交往时间的加长,莲内心的犯罪感更是与日俱增。这种感觉一直压抑着她。唯有面对着平静如绵碧蓝如镜的大海,莲这种压抑的心情才能得以松弛和平息,聊以安慰。他们这种关系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海也看出了莲的忧郁。

两年的时候,海的情感世界里只有莲。莲是他的依恋,一种对姐姐的依恋一种对内心那份情感的依恋。他拒绝了一切女孩子的追求和朋友的媒介。有了这份情感的支撑,海不再沉默寡言,变得开朗大方,待人接物处理事情也变得游刃有余,书店的生意也如日中天,生意兴隆。每每在海滩海和莲静静依偎在一起的时候,海就会喃喃地在莲的耳边说:“这一切的改变都是由于你的出现,你的感情你的关爱你的思想给我了莫大的动力,你是我一生不舍不弃的情人和姐姐,这你是已经答应我了的。”莲总是含笑沉默不语。在莲的心里海已经是事业有成该谈婚论娶的时候了。她也不想因为海对她的这种依恋而耽误了海的终身大事,那样的话自己也太自私了。这种想法一直困扰着莲,她不知道怎样来说服海。一方面她也依恋海的这份感情,也为着这份情感而不舍,而另一方面他更希望海能结束这段近似畸形的情感,找到他感情的最终归宿。莲矛盾,犹豫也抑郁寡欢。

小芳是海书店里的售货员,喜欢把心思藏在心里的女孩子,寡言少语总是默默地心甘情愿为海做一切。书店开门早打烊完,小芳总是毫无怨言和不求回报地帮助海,抢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小芳是大学落榜后自四川来此打工的川妹子,聪明伶俐文学功底好,喜欢看书也喜欢自己随意涂鸦写点东西。海也喜欢这个女孩子,欣赏她写的朦胧诗,但他知道那不是爱。但小芳一直用她自己的方式在默默地爱着海。莲去书店的时候,海就亲切地喊莲大姐,在小芳的心里海的大姐也是她的大姐,也会跟着甜甜地叫莲大姐。莲也喜欢小芳的沉静和稳重。更喜欢小芳那一低头羞涩的笑黡,白皙的脸庞,弯弯的笑眼浅浅的一对酒窝,那一回眸的微笑。

一个有风晴朗的天,莲和海又相携来到了熟悉的属于他们的那片海滩,回首望望这片留下了他们无数足迹的海滩,踩在潮水淹没的沙滩上,随着这潮起潮落,他们的足迹是否将就此被海水冲平被掩埋。看着莲低头不语眼中噙满了泪水,海小心翼翼抬起她的下巴,双手扶着莲孱弱的肩膀轻拥入怀。海知道莲的心思,知道莲将要跟他说的话。他们彼此感到了心痛,就这样静静地相拥不语。海的汹涌澎湃掩盖了他们的千言万语。好久好久,擦干了泪水莲开口说话了。

莲:海,你已经28了,应该考虑你自己的事情了。小芳一直对你挺好的,你们其实很般配的。
海:我的心里已经没有别的空间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莲:我现在越来越被一种犯罪感压抑着
海: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要离开我了?我不是告诉你,让你不要想那么多的吗?
莲:可是……
海:没有可是。只要你答应我对我不舍不弃,我什么都答应你。
莲:我早就答应你了。但是,我以后只是你不舍不弃的姐姐。
海:是什么身份那只能是我自己来决定了,呵呵
莲:不可以拿这个来开玩笑的,否则我只能是断绝跟你的一切来往,什么也不是了
海:唉!让我试试吧,总得给我时间来接受和慢慢改变这一切的。如果没有父母的压力,家庭的责任,我是想独身一辈子的。
莲:这是不可以的,人都不是为自己而活的。当初就提醒你不能陷得太深的
海:我有我的思想,不要想那么多了。我对一切无怨无悔,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莲:可我后悔,后悔害了你的
海:不可以这样说的,没有谁对谁错的。好了,不讨论这个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两年前蔚蓝浩瀚的大海作证给了他们一个美好的开始,海蓝色纯真的爱情降临到了他们的心里,蓝色的海蓝色的爱,也给莲带来了蓝色的忧郁。这种忧郁在情感的甜蜜中一直压抑着莲。今天面对大海的咆哮,她似乎听到大海的声讨,声讨她的不应该,不可以。可是谁又能说的清楚哪种感情的可以与否呢?!

半年后,莲做月老当红娘,把一根爱之红线放在海和小芳的手里,双双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看着幸福中的新娘子小芳,莲由衷地祝福他们幸福美满。虽然看到海笑中一丝歉意和忧郁的眼神心中不自觉地一阵抽搐和心疼,但她知道这也是治愈她心病的一剂良药,虽苦尤甜。她不舍不弃的弟弟,将是莲一辈子的牵挂。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