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亲情伴我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父亲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08-3-28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950

父亲(诗散文)


父亲高大、威严

58年大炼钢铁
30多岁的父亲走出了乡村
30块钱的工资养活8口之家

68年一只梅花飘落雪间
妈妈说,我出生前一晚
她做了一个梦:喜鹊登梅

父亲总是喊我幺梅子
妈说,我是父亲疲劳后的一杯水
长大了,傍晚的村口
总站着一个小女孩
翘着小辫等父亲
那时的我,是父亲夕阳下的影子

父亲的手掌大如蒲扇
粗糙地抚摸着我
30多年的人生
父亲的胡须硬如刺
刺划着我看着
父亲一点点舒展开劳累的眉头

父亲的脚大如盘
推着大金鹿
驼个粪筐
丈量着来回60里的路

年底了,捡拾的马粪换成公分
可换一口家一年的口粮

那时还小,不懂父亲的艰辛
只知道父亲像碾盘边拉磨的驴

长大了,上学了,毕业了
父亲顶着满头银发退休了

如今,夕阳下的父亲
经常站在村口
翘首盼的是30里外的女儿
能常回家看看

每每看到村口的父亲
暖的是心疼的也是心
噙的是泪笑得也是泪

我的老父亲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我岂有不孝您之理?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