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亲情伴我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母亲給我补袜子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09-1-6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850

 

    这几天早上换袜子,总是要脱换几次的。因为,每一双大多是一只袜子的大脚趾位置被磨破了个洞。

  看着十几二十几块钱一双的袜子,破了个小洞,穿了不到一冬还是舍不得扔。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当家了,更得打算着节俭着过日子。尤其是现在,金融危机波及全球,也在慢慢潜入千家万户。 

  我这才想起来,小时候母亲为什么每日每夜不停地在煤油灯底下缝缝补补。 

  小时候,母亲也教过我补袜子。我只会把袜子套在鞋楦上,贴一块布握边拱针,好歹把个窟窿堵上就成。母亲补袜子,总是把大脚趾挑开的那个洞,用同色系的线织网一样的,把个小洞给密合上。穿起来,象一朵花开在上面。  

  可是,现在我套在手上,怎么也不得劲儿的。一会针扎到手指了,一会线又缠在一起了,补起来的东西疙疙瘩瘩的,象伤疤上结痂一样的难看。生怕哪天穿出去,碰上去韩餐厅吃饭,脱鞋坐榻榻米,让同伴看到只有尴尬的份儿了。 

  心想要是母亲修补的,就像一件艺术品。一朵花开在脚底举世无双,又岂怕被外人窃笑穿了一双破袜子,有欣赏的份儿就很荣幸了。 

  周末,去看父母。顺便收拾了几双碎袜子。 

  看着母亲戴着老花镜,带着顶针,一针一线地缝补,怎么还是那么的密匝规整呢。我在针线笸箩里翻找鞋楦,想找找跟母亲一起补袜子的感觉。母亲说,鞋楦搬家早不知扔哪儿了。你们都大了,我也很少补袜子了。再说了,你们年轻人谁还穿补的袜子呢。 

  我说,我倒很想念补的袜子的。脚跟部位多加了一层布,穿起来格外暖和。脚尖用线织的,像朵花儿还格外耐穿,这叫足底生辉。 

  母亲笑了笑,“大了,懂得过日子了。” 

  袜子补好了。女儿摆弄着那几双面目一新的袜子爱不释手,直夸好看。说,妈妈,以后你也给我补袜子吧,这样看着很时尚。 

  看着母亲一针一线地缠绕,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象母亲这样,老了也能给女儿补一朵花儿似的袜子。这朵花,是母亲的一朵心花。 

  从脚部开始的温暖,才能遍布全身。这个冬天,不冷了。

 (2008-12-18 10:06:51)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