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心音足迹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好大一场雪,雪落飞花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09-1-9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872

 

昨天预报,暴风雪即将来临。我有点儿不信,05年的雪似乎刚刚过去。
 
上一场雪,来得急,化得也快,不合时宜。我似乎还徜徉在晚秋初冬的微凉里,只记得结霜的车窗玻璃和呵着气的那个早晨,吃着大白菜的饺子。再没觉得象过冬。  
 
我还一直想着5号的《梅兰芳》同城首映。 对雪,是一种温柔的期待。  
 
晚上的风刮得窗子似乎也摇动了起来。在家里,在温暖的灯光下,捧着一本书,清寂地逛着“法源寺”,桂花香的茶还在满口里荡漾。于是,外面的风也温软了许多。  
 
几次拉开窗帘看看雪是否在飘,看到的只是窗户上一层浓浓的雾气,和外面清冷的弯月,发着幽深的光。只是很想遇得“嵌缀冬月一轮俏”。  
 
好像,大雪真的要来临。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飞坠。”一夜梦回,雪,真的如期而临,很轻盈。晨起的地上是尚薄的一层。只是,外面的世界已经银装素裹朦胧了起来。  
 
雪,洋洋洒洒,密密麻麻地飞舞着。心,也跟着诗情画意了起来。风不大,下雪时也不算很冷。这样的雪时分,不与雪共舞,真的感受不到雪的浪漫风情。也听不到,雪落时簌簌沙沙,有如天籁之音。  
 
换上紫红色呢绒外套,黑色皮革裤子、靴子。踏雪的好装束。   
 
有雪的日子里,雪跟梅总能诗意同行。“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艳。”“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反正是奇葩,反正有暗香,管它输逊与其它,只当自己喻梅花。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寂寞和幽怨随雪化,只有雪梅同情趣。  
 
九点多,可能已过了上班时间,路上行人不多,雪很密集地下着。地上的积雪也在一层层加厚,结冰。车,都蹒跚而行。我拿出相机,对着迷蒙的雪雾,对着植被上的雪绒绒拍几张照片。掏出手机,給远方的朋友发一个喜悦的短信:好大的雪啊!手机也差点被雪覆盖。  
 
一只手套掉了,走了好远才感觉手冰凉。转头寻找,一辆铲雪车开来,眼看就把手套給铲进雪堆。急忙摆手挡在车前,司机稳稳刹车,戴起手套挥挥手谢谢司机师傅。  
 
踩着人行道上一行孤单的脚印。公交站点的椅子,悄声安然地倚在雪中。路上的能见度很低,雪花扑面而来更是睁不开眼。篡改一首诗句:“十米灰云白日曛,北风吹颜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是啊,谁是我的知己,我又是谁的知己。与谁同行,踏雪寻梅。此刻,寒梅傲雪,独享时光,谁又能不说这是“天下无双”?   
 
知己,在心。友人,在左。我在雪里。   
 
我说,我从雪里走来。   
她说,大雪满天飞呀!   
他说,老梅应在雪里开放。   
我说,在雪里开着呢,一朵暗淡的老梅。   
他说,雪映梅红。   
她说,雪中俏佳人,更具梅韵。   
她说,梅花踏雪而至,我得去打油。   
他说,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好大一场雪,诗情踏雪来。生活啊,就是这样,无处不充满着诗情画意,只要你愿意。一场大雪,雪落飞花。我们捧着花落的日子,细数岁月。扯着片片温情,款款走来。
   
只要你愿意,何处不飞花?   
 
这个世界有一种声音叫天籁。我想,花落的声音就是其中的一种。那么,雪落的声音呢?   
 
你也听听。
 

                                 (2008-12-05 20:48:31)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