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心音足迹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唠唠过年里的那些事儿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0-3-16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216

30多岁以上的人写过年。大多是回忆儿时的年。那是一种期盼,还有一种有关幸福的东西。那时的幸福跟现在的幸福,又是两种意义上的东西。只有经过了三十年变化的人才能切实感受到的两种幸福。那是纯粹的年,地道的传统意义上的年,真的是红红火火过大年。一年中的辛苦和劳累,甚至是贫穷和艰难,在过年中似乎都烟消云散。每个人都是崭新的,欢天喜地的。

 

可是,有时候回忆里的东西往往能让人有一种痛苦的情愫在心里滋长甚至是蔓延。因为,我们或多或少曾经经历过或目睹过的苦难我们没有忘记。那份痛,在温暖的回忆里,也是蚀骨的忧伤。

 

回忆,把自己变成了老古董一样的感觉。所以,我就不去回忆那些已经无法追溯和重现,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去理解和接受的年。因为,时光不会倒流,我们也宁愿那样的年不会再重新来过。已经习惯了衣食富足的生活。单单那些回忆,也只是填充和稍稍来慰藉精神一点点在匮乏的我们。因为,过年。在人们的心中只是一个可以放假的日子。淡淡地去当成了一个普通的节日而已。我们曾经的那些期盼和欣喜因为年味的不同,在心底里已经被定格成了可以去回味和感受幸福的幽远记忆。

 

当我们慢慢老去的时候,这些记忆在孩子们的心里,甚至是过眼烟云都不是。两代人的观念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不回忆也罢。因为我们毕竟还鲜活地行走在今朝,那就说说现在年里的那些事儿吧。有父母,有我们,还有孩子的年。

 

那就从我结婚后有了孩子的年说起吧。

 

结婚了,年就得在公婆家里过。有老人,张罗年事自不用我操心。我只顾把自己的小家装扮一新就可以了。买点挂件,买副对联,福字。年三十的上午就早早地贴好对联,带上全家过年穿的新衣服,去公婆家。看着公婆热火朝天地烹炸煎炒地,我偶尔打打下手。通常我是坐享其成的,因为他们说怕脏了我衣服,糟了手。看着电视,磕着瓜子,等着热热闹闹地吃年夜饭。

 

嫁出去的闺女,娶进来的媳妇。中国的传统就是这样,除夕就得在公婆那儿守岁。这让我时常怀念与父母守岁的那些个年里。每年的除夕之夜,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第一个打出去的电话就是给父母拜年。十几年一直这样。电话中,父亲欣喜地会问做了几个菜,公婆都好吧。我这里只听到那边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的,知道是弟弟一家守在父母哪儿放鞭炮。

 

初一,对我来说是最没意思的。在婆婆家早上得早早地起床收拾洗涮一新,吃完饺子等着邻居们来拜年。还得跟着夫家的人去邻居家串门拜年,像走过场一样的。通常,我只是去对门的邻居家拜拜年,说两句祝福的话就回来了。然后带着女儿去环翠楼那儿看各个乡镇街道办事处组织的秧歌队。女儿小的时候喜欢看这种热闹,大了不喜欢了我也省心了。干脆猫在家里反反复复地看春晚的重播节目。

 

过年对我来说,最幸福的是初二。这一天,我也始终当成是真正意义上的年。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姐姐们都回家了。可以说,是我们家大团聚的日子。随着几个孩子相继结婚生子,我家的人丁也在递增。五个孩子加父母六个家庭一共是18口人。前年大姐家的外甥女也出嫁了,今年又生了个小宝宝。每年外甥女都随着我大姐回娘家。现在初二回娘家的人口数是20口人。人丁兴旺啊。想想看,一家20口人,那过年的场面和阵势,是人来人往无比的热闹。

 

姊妹几个回娘家,见了面叽叽喳喳亲热得说个不停。小的们就领了姨妈舅妈的压岁钱后,像小鹰一样都四散窜去了。男孩子放鞭炮,女孩子跟着后面捂着耳朵看。女婿类的男人们就收拾桌子准备趁吃饭前摸两把。我跟三个姐姐就带着东西,结伴去附近的两个姨妈家拜年。大姨妈几年前病逝离开了,二姨还健在,有这样一个牵挂我们每年都要去。

 

这一天,是老父亲一年中唯一的一次亲自下厨。知道他是幸福得无从表达,就亲自为孩子们做顿年饭吧。看着孩子们大大小小,一个个欢蹦乱跳,欢天喜地的,父母亲那慈祥的脸上是欣慰的笑容。老父亲曾经是老厨师后来又转行老电工。初二的饭菜都是老父亲好几天前就拟好的菜谱,跟母亲准备材料。摆满了整个厨房,甚至还得临时再搭个菜案。父亲今年已经76岁了,他说今年他一样还得继续下厨。多病且健硕的父母亲哪,他们的心愿是能多做一年就是一年,看着孩子们吃着乐着,这就是他们拥有着儿孙满堂的最大幸福。现在,我们家已经是四世同堂了。明年,父母就在宽敞的新楼房里过年了。拼搏了一辈子,受苦受累,老了才如愿以偿地住上了真正意义上的楼房。我想那种在温暖的新楼房里过年的幸福,就跟我们小时候盼年的幸福是一样一样的。

 

初二的家宴,让父母摆弄得就跟正式宴会一样。分桌,分坐。餐具,餐巾一应俱全。因为这一天,从东北落叶归根回来的两个舅舅舅妈也要来一起过年。在舅舅没迁回威海的时候,姥姥就住在我家,由父母伺候到终老。这期间,父亲付出的比母亲还多,端饭倒水,嘘寒问暖,对待岳母比亲娘还孝敬。为此,两个舅舅是非常感激和敬重父亲。初二,他们当回家一样的来一起跟我们过年。真的很难得的一份手足之情。舅舅说,老姐比母。这么多年,一直这样延续着同我们一起初二回娘家。

 

过年,喝酒成了共同娱乐的主题。男人们很多时候小觑了女人的酒量。有一年,男人们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非让正在地上忙活的女人们来喝一杯。这一喝不要紧,我们把实在的大姐夫给灌醉了,普通话演讲开始了滔滔不绝。笑得我们前仰后合的。姐夫醉眼朦胧地看着大姐说,我爱你。去年,又让我弟媳妇给整醉了。我弟媳妇的酒量那可不是一般的男人好对付的。结果,大姐夫躺在床上说了一下午的醉话。后来,我大姐经常拿这事取笑他,就爱跟舅子媳妇喝酒,一杯接着一杯。不知道憨厚的大姐夫,今年又能被哪个女人给整晕乎了。

 

初二,这一天晚上雷打不动,我们都住在娘家。起先的几年,都没有私家车,公交也不方便。男人们往往通宵扑克或麻将,然后对付挤一晚。我们女人和孩子,分头挤在两个炕上,探头探脑地说话。跟母亲拉家常,絮絮叨叨地,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一样。后来,都有车了,也方便了。路近的男人就回家看家了,女人和孩子还照样住下。

 

初三,送年的饺子。我们吃过了,就分头回家了。初三的饺子,母亲要准备好几种陷的。大姐不吃肉,虾仁韭菜鸡蛋素馅的。三姐除了猪肉外,其他肉不吃。二姐夫不吃剁的肉,吃肉丁菜馅饺子。另外母亲准备了牛肉或驴肉馅饺子。这样一来,得包好几种饺子。饺子馅一般晚上母亲和姐姐们都切好剁好了,等着早上起来和面调味就行了。我只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母亲和姐姐们已经开始包了,才动手帮忙包几个,看来还是当小的受宠爱的多点儿。热气腾腾地吃完饺子,放完送年的鞭,我们就收拾各自回家了。劳累的父母也可以歇歇了。母亲总是把我和二姐远道的留下多住一天。我们也怕都走了,父母冷清。还好,大姐三姐离得近,可以随时回来看看。现在也都好了,每家都有车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常回家看看。

 

但是,初二这一天,是我们做儿女的一年一年永久的期待。但愿能一直这样让我们永远的能回娘家。

 

过了初三,年也就过去了。通常都是父母在家吃着东倒西歪的剩菜剩饭。儿女们就回家过各自平常的日子。女人在家看孩子做饭,男人外出聚会娱乐。等待着初七八开工的时间,才懒洋洋地从被窝里爬起上班。年的气氛和情绪,一直会带到正月十五,十六才是各行各业正式收起过年的心,开始新的一年快马加鞭的征程了。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