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心音足迹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清汤白水的日子(2010.3.1--3.22)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0-3-22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941

六十一、2010.3.1

 

三月的雪,跟着小雨,在正月十五的下午,飘然而降。瞬间,大地便一片雪白。十五的晚上,虽然没月,但外面火树银花,亮的耀眼。不是因为鞭炮,礼花,也不是因为张灯结彩。也许这光亮是必然的。十五送灯,灯照亮的地方则安康。天意啊,天降瑞雪。黎民百姓,处处安康。

 

三月的雪,很温和。无风,飘摇。落在被雨水淋湿的秃树虬枝上,如烟如梦,真的是玉树琼枝作烟萝。很美。

 

三月的风,很柔。轻轻地吹着,吹开了季节的萌动。雪,正在化,地上的雪水一洼一洼,路边的雪无人走动,踩踏。棉绒绒的,阳光落上去,散开来象一张晕黄的雾。树上的细雪,正在一点点缓缓地落,三月絮飞,三月飞雪。

 

今天,刚刚三月一日。

 

六十二、2010.3.2

 

清清的早晨,亮亮的阳光,皑皑的雪景,铺展一路。

 

政府广场的彩灯尚在雪纱的遮掩下欲露还羞。周围的红灯也热烈密集地挂了起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昨晚这里一定有一场热闹的花灯会。因为,昨晚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带着雪色的冰蓝,真是月洁如雪啊。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树上的雪慢慢化了。春天的脚步也在慢慢靠近。就像生活在这个小城的人们一样,不知不觉间会放慢脚步。即使是匆忙的早上,看不到低头疾步如飞那些冷乱的脚步和疲惫焦灼的慌张神情。那种惬心和安逸都写在每个人的脸上。有些从容,有些淡定,还有些沉着和闲适。

 

慢半拍,再慢半拍,没人跟你抢人生。

 

上午去苏耕阿欣老师家串门。古色古香的新家,透着两位老人的生活情趣,张灯结彩一派喜庆。最喜苏耕老师亲笔的那幅春联(内容我忘了)。意思是左邻右舍相守望,楼上楼下邻里情。虚怀若谷,恬淡虚无啊。

 

喝茶,聊天。那么好的时光。听着我所没经历那个时代的故事。新旧对比。苏耕老师说,只有经历了,才知道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多么幸福的年代。我说,我现在盼望着能到你们这个年龄,退休了,有这样一个安闲幸福的晚年。那个时候的苏耕老师是多老呢?他说,或许那个时候我就没了。轻描淡写,如此一句。活着,仅仅为了一个心情,有多少人费尽周折也不懂这个心情呢?我说,是啊。

 

中午,三个人在小渔村吃了一顿素食大餐,仅仅花了45元大钞。那个鱼锅饼子,吃不下,趁没做好,退了。喝着带着茶叶末子的大壶茉莉花茶。也很美。嘿嘿.........

 

六十三、2010.3.3

 

这两天有点儿吃霸王餐的嫌疑。感觉倒是挺温馨美好的。

 

昨天串门一顿好茶喝后,请二位老人吃饭。特选小渔村却没吃到鱼腥。最后的鱼锅饼子,在三个人吃了两盘大菜外加一盘小豆腐基本吃饱的情况下,等了快半个小时还没端上来。催问两遍后告诉说,那鱼做错了不是我们点的那种,已经做上了。

 

正好,趁没端上,退了,埋单,走人。否则,只好打包喂猫了。

 

今天中午,三个女同学例行年后聚会。三个女人一台戏,几近三十年来一直这样,见面凑一堆那里就是欢声笑语。我想她们了,这次轮到我做东了。

 

特意找了一家有小情调的川味餐厅。绵软的红沙发,一帘幽梦的珠帘环佩叮当,舒缓的音乐轻轻流泻着,有点儿咖啡西餐厅的静谧优雅。靠着窗户看着外面的车来人往,等两位闺中密友,从中学至今的同好。只是想找个安静清雅的地儿,好好坐着说会话。

 

那时还是稚气未脱的小丫头,翘着两只羊角辫。现在已是仪态万方的中年女人了,步履款款娉婷。时间改变了生活,改变了外在容颜。但,内心里的东西一如从前,时光似乎一直停留在那时。

 

只是,一直珍惜这样的时光。这种时光里的瑕疵,都可以不屑一顾,甚至化作郎朗的笑声。

 

点菜。点麻辣小龙虾,没有。点酸梅汤,没有。说是,季节不对。点了五道很精致的川味菜。看着很可口,估计吃起来也很开胃。

 

凉菜夫妻肺片。其中一位女的,发现盘子边一根金黄的毛发类东西。我说,别挑剔了,捡走算了。吃到一大半,另一女人,从那个海鲜丁里发现一段黑色的毛茬,地道的毛发。估计是厨师没戴帽子。招呼服务员端走了这道菜。继续说,继续吃。另一道熏制豆腐干里又发现一根金黄的毛发类东西。这不行啊,只好低声地叫服务员喊老板来了。五道菜,三盘里有异物。要是喝过酒的男人非得骂骂咧咧掀桌子不可。要是遇见挑剔较真的女人,非满堂尖声喊着大吵索赔不可。三个女人,不温不火,和颜悦色一同看着老板。把人都看得估计无地自容了。

 

好心情是属于自己的。可能又长了一岁,多一些理解谅解吧。

 

年轻的老板,还是本地人。挺热情,也挺真诚地道歉。问喜欢什么看看再点。我们说,都吃差不多了,不用点了。

 

我这做东请客的倒一根头发没发现,但比老板还觉愧疚。我安慰,不干不净,吃了不得病。还剩一盘杭椒牛柳和川味腊肠暂时没发现问题。又继续小心翼翼地捡着,吃着。开心地说着,笑着。

 

有谁见过这样的场面,不挑剔,不恼怒。面对一桌有问题的饭菜,却像美味丰盛得吃不完。还那么地开心。我们这样坐着,又继续说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话,其中一位两点有个会议,只好恋恋不舍地散了。

 

其实,我们最高的估计是,把饭菜给打打折,也不多计较什么了。结果,我去埋单的时候,老板却说饭费全免。我们说,做生意不容易,差错都是难免的,全免太不好意思了。老板说,是我不好意思的,我应该赔钱给你们的。希望你们再来。

 

结果,倒过来说感谢的是我们。临走时我们说,我们还会再来的。

 

真的,还会再去的。因为,那里留下了我们一段美好的时光。因为瑕疵,也让自己收获一份别样的心情。

 

六十四、2010.3.5

 

今天收到的短信都很温馨。今天是个幸福的好日子。

 

早上临上班前在家里,收到看云的短信:昨夜下了一场大雪,整个九寨成了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我们正在去黄龙的路上,需三个小时才能到达。黄龙今天没有开放,今天破例为我们一行开放。很多感觉一闪而过,怕是回去之后就遗忘了。

 

我回复说:呵呵。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就行。旅游本来就是一晃而过的感觉,能震憾心灵的东西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威海的春雪也很美,美得温柔妩媚。很幸运哪,为你们特意开放,不虚此行啊!

 

下午,巫和微蓝一前一后相隔不到两分钟给我发的一样的短信:

 

有一天,天爱上了海,可是空气相隔了他们。他们无法相爱,天哭了泪水落在海里,即使不能相爱,天也要把灵魂托给海。从此,海比天蓝.......

 

当所有人在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只有少数人在关心你飞得累不累,这就是姐妹。这周是世界姐妹周,如果你愿意,把这条信息发给你所有的姐妹,也包括我。看看有多少人会回发给你。另外借用你的手,帮我摸摸你的头,小声说: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善待自己,与人为善,记得健康快乐!

 

爱+爱=非常爱。爱-爱=从头爱。爱×爱=无限爱。爱÷爱=唯一爱。传给11个珍惜的好姐妹,下个月你会得到你要是我爱和幸福。你必须传,因为我要你幸福!

 

我就不一一发了,在这里一并发给我11个及以上的好姐妹。我要你从现在就是幸福的美丽的女人。

 

六十五、2010.3.8

雪能掩盖很轻薄的尘埃,但掩埋不了真实的残酷。完美地接受一切吧。远山,近雪,相看两不厌。四海为家,漂泊也有根的。山海之间有个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哪。

 

济南趵突泉的水,真的是好水。清冽甘甜,泡茶能泡出上品的味道。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喝茶能喝出那份美妙。邀请亲爱的朋友们,什么时候能来威海一同喝茶呢。

 

三八节,真冷啊,冷得透骨。看来女人还真不能随便得罪,凛冽的如此寒气袭人。

 

外面的雪,地里的,山里的还没化,远望一片片的白。风干了忧伤,风干不了那片洁净的白。

 

下午放假了。反正昨天已经过了个开心幸福的三八节,今天就索性放假回家,安安静静地守望着这个了解女人脾性的三八节。

 

买了肉,活了面,切了韭菜,泡了虾仁,晚上包三鲜馅的饺子。

 

六十六、2010.3.9

 

昨天晚上忐忑不安的,到点就是不敢拨到《直播威海》那个频道。那天去里口山,不说巫拿个麦就跟个真事儿一样非让俺说,结结巴巴地说了两句。就怕给整到电视上献丑。让家里人看到非骂250不可。瞅着吃完饺子,都各干各的时间,自己偷偷打开电视,像贼似的瞄了两眼直播威海的节目预告,没有关于去里口山过三八的内容。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今天上班看云爆料说,威博女人上了直播威海。我的天,又吓了一身冷汗。天本来就冷得要命。这下冻得直打哆嗦。搜了网上的直播威海三八版看。哈,有,没俺。只有微蓝的一句:是挺开心的。一晃而过。可是不用吓得怕挨骂瞎的搜了。电视,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上的。那天,天涯说,荣成有个“民生360”。自从有个人的老婆上了民生栏目,也不知说的啥。人家老公就把这节目改叫“民生250”了。

 

咱还是老实地安安生生地过老百姓的日子吧。

 

中午,同事召集请客吃饭,说补过三八。去了那家我叫做一帘幽梦的餐厅。很有小情调。那天三个女人去吃饭,吃出了三根头发被免单后,一直惦记着这家餐厅。怎么也得再找机会去还这笔账的。看到了热情的老板,人家一眼就认出了我。高兴地直笑。

 

这顿饭吃得也异常地开心。喝着青啤,吃着辣酥酥的小菜,说着话,一晃时间好几个小时。

 

回来乐颠颠地写三八的女人和男人们。大功告成,一天很有满足感和成就感。

 

六十七、2010.3.10

刚过完年,政府就开始折腾了。两会啊,大张旗鼓地开着。委员们乱七八糟地提着不合实际的建议。民生问题看似重视,谁能真正来关心。开个会,房价喊着又要涨。估计通货膨胀也要快了。

 

威海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路牙石又开始掀走了一批,运来崭新的。这才刚换几天哪。何况那路牙石也没车轧轮碾的,只是人的两只脚偶尔轻轻踩一下而已。好好的,就又被运走扔掉了。得耗费咱们小老百姓上缴的多少血汗税款呢。

 

刚刚一帮市容大队的,走到公司门口,通知公司过年贴的对联都得清理干净,迎接什么检查。刚过完年,正月还没出呢,就强行要求撤对联。这都什么执政为民呢,连咱们老百姓这么点儿过年的喜庆味儿都要被无情地剥夺。自家贴自家门上,挨城市形象什么事儿了。

 

无奈。通知就揭吧,小胳膊扭不过大腿。还是红红的对联,带着春节的鞭炮味儿讲消失在风中。

 

快中午的时候去了市里一趟,看到文化路中间的花坛也在修整。原来那些四季都开花的单瓣月季,正规应该叫蔷薇吧(没去考究过)。红的,粉的,四五月份开起来的时候,文化路中间就像飘了一条红丝带一样,那样的美啊。心底下一冬天的灰暗一下子被点亮了。六七月份花开的最娇艳,最茂盛。一直能开到十一月底雪落在上面,依然能感受那种孱弱清寒之美。行走在这样一条路上,除了视觉上的感受外,心里的那份对小城之纯净美的自豪感,也会让脚步轻快许多。心情也随之飞扬。

 

月季拔了,留下了一个个的小土丘,不知道取代的将是哪种花草。对一方天空和花花草草的眷恋,是日积月累的一份情感。应该有十几年了吧,一直走在这样一条铺满鲜花的路上,红的是那样的纯粹,绿的是那样的油亮。或许,下一季开出的是五颜六色,姹紫嫣红。徜徉在花海的感觉,估计一时半会思绪里也是凌乱,繁杂,甚至是喧嚣的。也不知有哪种花草能比得过这些月季对严寒酷暑的抵御,悠然绽蕾,灿然开放。

 

喜欢一种简单,纯粹的美。源于一种对大自然赋予的朴实和简洁。蓝天,白云,大海,黄土,红花,绿叶。

终是要怀念文化路上那一条鲜花满径之美。

 

六十八、2010.3.12

 

这段时间不敢喝茶,尤其是晚上,喝了就辗转反侧地睡不着。可能是神经开始衰弱了,觉也睡不踏实了。白天,也只是象征性地泡一杯绿茶,一看到底。刚才去雅茗居看到云萱欣喜地报告说,茶家寨凤饼获得了世界养生大会养生茶的金奖。是挺欣慰的一件事情。茶家寨的茶,确实是天然,绿色的。有一股大自然特有的清爽之气。说,初春喝点儿5181更好。

 

阳气上升之际,是应该喝点儿春茶。涤荡一下儿满身心的污浊毒气了。

 

每天上班来,捧一杯速溶咖啡,挺清淡的。喜欢这种香气。不带香粉气。也不是自然的清新之气。这香气象夜晚的灯光一样,比较暧昧。

 

昨晚到今天,风很大。大得好像楼都被刮得摇摇晃晃的感觉。海边附近的风尤其大,刮得人都有些茫然。早上,去火炬大厦办事。一流小跑地进去出来,在停车场晕头转向地找车。朋友打电话说,跑什么呢。估计在大厦门口看到我了,我却光低头跑没注意人家。我说,这么大的风能还有心情闲庭信步呢。

 

还好,刮完了春风,就清风拂柳了。刮吧,只要不是秋风扫落叶的萧瑟冷风就行。

 

周日要去济南开会喽。

 

想想要坐6、7个小时的大巴晃晃悠悠地去,我就开始头晕。害愁路上蜷缩着那么漫长的煎熬。也不愿星夜兼程地坐火车去,更是一夜无眠的痛苦煎熬。

 

突发奇想,坐飞机去。刚起飞就落地腾云驾雾梦一场一样。一查询,还真有,时间点儿刚刚好,四折200多一点儿。比火车卧铺或大巴沃尔沃也多不了几十块钱。还节省那么多的时间。换来云海行舟空中遨游的好心情。

 

阳春三月的济南,应该暖了吧。柳树应该发芽了吧。趵突泉的泉水还汩汩地冒着吧。得去汲点儿泉水泡茶喝了。

春日出行,一个人,一个行囊,轻装上阵。先去做一次身心的踏青远游。

 

六十九、2010.3.14

 

“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追。一路向西。”这是我落地的时候,打开手机看到那个在这里叫“凤舞红尘”的人发来的短信。

 

很小的一架飞机,细长的像一只大鹰。我坐在翅膀上,像伏在大鹰身上的一直雏鹰整准备振臂高飞呢。一个小时的航行,云在窗边过,飘渺微薄。我这不也一样在凤舞九天的吗?

 

我说,我刚落地。你要去淄博,咋不早说,搭你们的车来,还一路有伴。看把我折腾奢侈地,打飞的而来。我说,我明天开会,周二就回去了。她说,她顺路来掏点儿好心情,周三回去。唉,又走岔道上了,我已经买好了往返的机票。这次是错过了。下次吧,一同出行。

 

她说,下小雨了。我这里也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我刚从外面回来。从鲁菜传承的名家店“老牌坊”回来。

这样下着小雨的夜色很迷离。老同学请我吃饭,要了一瓶法国干红,琥珀红的颜色很明艳暧昧。可是,两个人已经过了可以暧昧的年代,年少时的那些朦胧的怀想,已经被岁月打磨得只剩下了可以回忆而不可以追忆的清清淡淡一些东西。其实,这样挺好。

 

回来了,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人面桃花只为一个人。一个人,一个行囊,我还是一样的轻松从容。敲下这样一段文字的心情,很淡,也很美。

 

七十、2010.3.16

 

昨晚临屏写了一大堆,不小心按错键,瞬间都没了。气得不写了。

 

今天,看外面的阳光很好,再续上。虽然灵感不似昨日,虽然闪念之间的一些思绪再也找不到。但,记下来,心即安。

 

济南的春天今年来得也挺晚,一场春雨过后,天是响晴的,刮过脸边的风还是清冷如冬。还记得老舍的《济南的冬天》吧,是那样的美。美在一个心底里的希冀还有一片亮丽。自己在心里也默想“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明天,也就是今天,我就要离开了。注定要与济南的春天擦肩而过。下一次再来的时候,也许是夏天,知了叫噪的酷热。来过济南无数次,在心里记下的多的是尘埃和焦热。也许,老舍心里的那个济南,在冬天也是美的,美的是那样安适和澄澈。也只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一切已经成为了过去,与久远作别。

 

昨天下午,会后的闲暇,突然想去逛逛济南府。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应该有它厚重的底蕴。不应该是在我的眼里这个样子的喧哗和轻飘的。我也只是游走在它的繁华地带。读到的仅仅是它的表情,像一个新时代的宠儿,一脸面带笑容的无奈和幽怨。

 

跟出租车司机攀谈。他说,济南是他的家乡。祖祖辈辈爱着这片古老济南的乡土。很多旧迹没了,很多记得过去的老人也去了。现在有几个人可以记得甚至是喜欢旧的济南府呢,有太多的沧桑。

 

他把我拉到了泉城路中段。让我抬头望北。隐隐在繁华热闹的泉城路商业步行街一隅,高大庄重古朴的门楼上“芙蓉街”三个大字。让我眼睛一亮。这不就是旧日的济南吗。一条古街,吹来一阵古香之风,窄窄细长,逶迤向里,绵延两三里一眼望不到头。

 

暂时就写到这里。回家继续。马上要收拾走了。

 

七十一、2010.3.17

 

郁闷,这两天是怎么了。临屏敲打的东西,就要快结束了,不小心就没了。刚才也是,突然断电,一大早来敲敲打打的东西,没了。哭啊。没招儿,试着恢复记忆吧。看来,临屏还真不是好的懒招儿。

 

2010年的春天很诡异,又飘飘扬扬地下起了雪,而且是大雪。不是正月十五雪打灯,把太阳打得一直睁不开眼吧。

 

外面,又是银装素裹的一片世界。雪,直刷刷地下,有时又是斜斜地打来。感觉还是软绵绵的,地上的雪也是。慢慢在融化结不了冰。毕竟已是春天了,春雪消融嘛。连雪也是暖的。

 

不错啊。今年春天的每一场雪,我都能在路上还是极少的车辙印的时候,赶上第一时间来欣赏雪景风情。蓝莹莹的,黄橙橙的,白晶晶的,不同的时间。月光,灯光,阳光下的雪,有不同的妩媚和清丽。

 

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掌管云雨的龙王抬头,预示着一场场春雨就要绵延而至。润泽大地,恩施广袤。外出的时候,在一家饭店的门口读到这样一则饮食宣传:二月二,龙抬头。触龙须,吃龙鳞。龙须,就是龙须面或粉条吧。龙鳞,就是面饼或春饼。那家,有一种招牌饼叫“武大郎饼”。很好吃。看来,饮食跟时节配套,就形成了一套节令饮食文化。

 

记得,以前二月二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炒豆子,爆爆米花。在黄豆或玉米里放些沙子,在锅底爆炒。一是为了加快玉米的受热,二是防止豆子和玉米乱蹦,伤了眼睛烫了手臂。炒出来的豆子,爆出来的爆米花,原汁原味,很香,很脆。这是小时候二月二里的饕餮。

 

母亲,端着一小盆水,那个炊把,沾着水挨个边边角角,尤其临粮仓粮囤的地方洒上水。说是熏虫。二月二要醒转过来的虫虫们都抬不起头,一年不生虫。

 

这些民间的习俗,都是为了祈福一年的五谷丰登,过上好日子。

 

二月二,飘雪。权当吃爆米花了。看着大大的雪花球,不是挺像的嘛。

 

刚才接到一条短信:二月二龙抬头,抬起平安好运;抬起荣华富贵;抬起锦绣前程;抬起财源广进;抬起美满生活;抬起幸福安康。愿您生活幸福,祝您节日快乐。

 

我也借花献佛转送祝福朋友们,抬起一切所能想到的幸福和安康。

 

“冬季日短,又是雪天。”这是《祥林嫂》里的第一段话。电影里的经典剧段:“我只知道雪天是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衣衫褴褛的“祥林嫂”拄着棍子,嘴里自言自语地喃喃絮语。

我今天有点儿象祥林嫂,一遍遍地唠叨:我的一只耳坠丢了......也不知道是丢在济南还是威海。

 

我的一对彩金耳坠,是爱人给买的。虽然不名贵,但对我很珍贵。昨天还戴着,晚上睡觉的时候懒得摘。早上送女儿回来洗完头,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一照镜子,两只耳朵光光的。一低头,地上一只。另一只要命哪儿也找不到了。打电话给住过的酒店,说没找到。 

 

“我的一只耳坠丢了。”心里空空的,丢了半条命一样。

 

还能找得到吗?再买还能再买得到同样的吗?那一只耳坠的幸福,还能回来吗?

 

我真成祥林嫂了。

 

七十二、2010.3.18

昨晚女儿回家跟我说,老师们在讨论雪水煮鸡蛋的事情。后来问同学,好多同学都吃过这种鸡蛋。放学的时候看到一个同学跟他妈妈在外面装了一袋子雪,估计也是回家煮鸡蛋吃的。

 

我说,你们老师也整这种事儿啊。女儿说,你以为老师都跟圣人一样啊。这话听了,我掂量了好久。老师,在我的心目中,还是那种教书育人的纯净之人。可是,面对女儿一次次的反驳。我都快哑言了。说,文明城评比那阵子,学校和老师都明目张胆地让她们说假话。说,说真话得扣分。

 

今天中午吃饭,问同事这事儿。同事说,他吃过。他乡下的妈妈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要全家都吃,每人吃三个雪水煮鸡蛋。她媳妇,煮了,全家也吃了。我问,为什么吃这样的鸡蛋,雪水还有什么灵性吗?雪水多脏啊,把脏东西都煮鸡蛋里了。他说,好像听说2010年的冬天打过雷,预示着年头不妙。吃这种煮鸡蛋能消灾辟邪。后来我开玩笑说,干脆明天中午让食堂煮雪水鸡蛋吃得了,每人三个鸡蛋,就当午饭。

 

是真的吗?你们都吃了这样的鸡蛋吗?从食堂回来的路上,我也开始注意院子里没化的雪了。瞅瞅那块干净,那块没化。也受了蛊惑一样,寻思是不是也整点儿雪回家煮鸡蛋吃呢。人家红楼梦里妙玉用梅花雪水煮茶,现在民间开始雅致地用雪水煮鸡蛋了。挺有创意的。

 

哈,我也是俗人一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这事儿,还是别愚昧了。毕竟现在的雪是很脏的。要煮,也得用北极或南极的雪水煮鸡蛋,才有灵气。身体健康重要。

 

七十三、2010.3.18

今天上午挺逗的。

 

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手机。我的手机一般是熟人才打,很少有陌生人打进来。看着号码面生,我就当是熟人,拿起来就接。

 

一个女孩的声音,听起来一定是位打工的。莫名大姓地就问,

女孩问:你是谁呀。

我说,我是我呀。你找谁呀。

女孩:你是不是鞠晓静,认不认识鞠晓静。

我说:我不是,也不认识。你打错电话了吧

女孩:那你是谁。你在哪儿。

我说,我就是我。我在我这儿。

女孩:那是哪儿啊

我说:威海啊。

女孩:威海哪儿。

我说,高区

女孩:你在哪儿工作

我说,你真的打错电话了。我在哪儿工作没义务告诉你的。

晕倒,我挂了。

 

挂了电话,女孩发来一条短信:你在哪个地方工作呀。我回:查户口啊?我不认识你就行了。又隔老半天,女孩又发一个短信:那你认识鞠晓静吗别跟我说你不认识如果你在做那样的事的话你等着吧。

 

我读了短信,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真粘哪,怎么说也不信,非认定我就是鞠晓静不可。小女孩,死缠烂打可不好。冷静,冷静。

 

我可不跟她发短信啰嗦。直接拨回去电话。一个男的接的,劈头盖脸我就呲。我说,你再发这样的短信试试,还来恐吓威胁了。我说我不是什么静的就不是,说你打错电话就是打错了,你去查查这个电话是谁的名字登记的就行。.........哇哇得那小伙子没说话的机会,只“哦”了一声,我就挂了。

 

然后,我发短信:我警告你啊,你再发这样莫名其妙的短信,我就报警了哈。二月三,遇到鬼了。

 

回复:sorry啦

轻描淡写。一场气人的误会就这样过去了。愁人的,外来打工妹啊。是不是哪个小姑娘抢了你的男朋友了。才这样气急败坏,无从下手一样的。女孩,自信,一定要自信。

 

七十四、2010.3.19

 

云今天来了。总盼着能有个说话的机会。只奈相隔稍远,不能常相聚。

 

巫请客去了“老威海”。很熟悉的老味道。像回到家坐在炕上,姊妹间拉着家常,温暖。

 

下午没事,带云去了我办公室。偌大的一间屋子,两个人泡着茶,说着话。茶香缭绕,温言软语,时间好像静止在那一刻。

 

喝着茶,说着话。四周静悄悄。只有两个人。外面阴郁着天。这样的基调似乎有些意兴阑珊。可是,这种空旷寂寥里荡漾着的是淡淡的温暖和小小的幸福。时光里流淌的是一份雅致的心情。

 

 真的。可能我们都喜欢这样的时光。骨子里的安静成分,有一杯茶一个下午的时光,就可以得到慰藉。

 

七十五、2010.3.21

 

今天终于放晴了。昨天一天都是灰黄的天气,前天晚上下起的雨居然是黄泥汤,车上全是黄泥点子。灰暗的天气让整个天空有一阵子黑了起来,好像要来暴风雨一样。可是外面风似乎不大,能见度挺低的,肯定不是雾。雾是飘渺如烟的,而那是漫天黄烟。是哪里发生了沙尘暴殃及到干净晴朗的威海小城了。还是狼烟四起,哪里又有战事?原来是从京城刮来的沙尘风。

 

“沙尘暴”这个名词,只是近几年才熟悉的名词。一直觉得,这样一样海滨小城,蓝天碧海,怎么也不会跟黄沙漫天联系起来了。可是,每年也总能碰上这样一两次的天气。风的肆虐与尘沙的蔓延,都能从遥远的蒙古草原和西北的戈壁荒滩刮来。实在是无法抗拒的人为破坏。

 

沙尘天,还是去泡温泉吧,一洗满目的尘埃。

 

 

趁着明媚的春光,又倒腾了一上午家里的花花草草。屋子里的花草都搬到阳台上晒晒太阳。这么好的阳光,享受点儿阳光的温暖吧。放在暖室里养着,总是弱不禁风的样子。

 

整个阳台又成了一个空中花园,红花绿草,阳光塞满了每个缝隙。一对藤椅夹在中间,坐在其间,有点儿回归大自然的感觉。

 

周末的时光是属于家的。擦地,洗衣,弹弹扫扫器物上的浮尘。一上午的时间满满当当。外面小区的音乐响起,不过放的是葫芦丝《月光下的凤尾竹》还有萨克斯《回家》,这两首是我最爱听的。

 

昨天去超市买菜,买了几块臭豆腐回来。中午就着大饼,喝着酥油茶,哎呀,那个味道好极了。女儿捂着鼻子说臭,就是不敢尝一口。

 

我说,这才叫有滋有味呢。

 

七十六、2010.3.22

 

朋友说,北京又是黄沙满天,烟雾弥漫。说,估计沙尘晚上又要到我们这儿来了。我说,烦人,好事不跟着沾光,这样的鬼风尘隔那么远也能刮来。

 

打量着外面的天,好似有点儿灰蒙蒙的了。早晨,本想去刷车,全是泥点子。同事说,今天预报的有雨。从春节到现在,没大有开天的日子。不是下雪,就是刮风,再就是下雨。雨雪的天气也是时常有的。真是,日月轮转,倒转乾坤了。不知是上天的错意,还是人为的伤害。

 

云南贵州广西那些地方,地都干得列开了大口子,农作物绝收。看一个孩子,正在喝锅盖上凝结的水珠。贵州的黄果树瀑布也成了丝丝缕缕单薄的水挂了。很多因缺水而引发的伤心事和损害连连发生。对于那些地区,又是一个灾荒年啊。国泰民安之盛世也有民不聊生的事情发生的。

 

这几年是怎么了,老天爷频频降灾害于南方的有些地区,雪灾,水灾,震灾,旱灾......越是贫穷落后的云贵高原四川盆地地区,越是祸不单行。是老天爷的惩罚,还是这些地方的地理位置有问题。四季如春,山色旖旎的好风景,毕竟不能当自己的衣食父母啊。

 

我们又能怎么帮他们呢。来我们这里吧,这里有大海河川,还有今年的雨水充足。可是,有谁舍得背弃家园奔走他乡呢?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节约每一滴水,从我做起,每时每刻。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