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亲情伴我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青玉米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0-7-28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2218

 

    乡下的嫂子来电话,青玉米好了,来拿吧。再晚两三天就老了。
 

    妹妹说,等周日去吧,带着两个孩子去看看田间,体验下儿住在山里简易房那种简朴和艰难的生活以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

 

   “来回跑300里地,那汽油的钱够买一车玉米的了。”大暑刚来,天正燥热,周末待在家里是最好的避暑。女儿说,“那还去干什么。”我说,“有些情意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只是为了去看看。”

 

    去年寒冷之前去拉过大白菜。表哥嫂守着山里的苗圃林子,孤独地伴着那一些狐狸貉子还有鸡鸭鹅。两间四面透风的小破屋子,回来后,脑子一直有着“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场景。如何度过严冬哪?

 

    时值盛夏,草木葱茏。山里应该是一派绿意悠悠的田园风情吧。城里人心里的世外归隐,往往代表着当下乡里人的苦难生活。有谁不想脱离大山,向往城市呢。就像表哥嫂家的儿子,已经躲到了城里打工。

 

    附近空旷的盐碱地正在大幸土石回填,要搞示范工业园。斯太尔大车拉着土石从村北的小路轰鸣而过,扬起浓密的沙尘。乡里的路更糟糕,颠簸得两个孩子说,哎呀,这是什么路呢。路边的玉米地,叶子上蒙着一层灰尘,在阳光的暴晒下也没了精神。整个村子象被遗弃的古村落,寂静无声,了无生气。

 

    从村边走过,妹妹看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乡,眼中流露出一丝忧郁,轻轻的哀叹在心底翻江倒海。很多这里的故事,我不知。就像此刻,路过村子,我也就是一个无所知知的过客而已。

 

    去往山里的路狭窄不平,需小心翼翼地开。那座小房,远远暴露在视线之内正冒着青烟,四周是茂密的树木。路上电话,嫂子说,正在蒸包子,炖大鸡。孩子们充满好奇的眼睛,盯着路边的庄稼地,鼻息间已闻到了饭香的味道。

 

    小屋四面敞开着,还有一屉待蒸的发面包子。盖着包子的布上落着几只苍蝇,驱之不散流连忘返。走出后门,像个小型的饲养场。一辆三轮车停在林荫处,上面铺着凉席。车里放着一瓶白酒扣了个玻璃酒杯,一盘吃了只剩下三两块的炸鸡脖。我们来的时候,表哥正舒适地躺在三轮车乘凉,挺神仙的日子。

 

    几只羊拴在杨树林里,悠闲地吃着鲜绿的玉米秸秆,不时地咩咩叫两声。那只缀着两只大羊奶的母羊,正饱胀着奶汁。女儿说,那么大的羊奶呀。她蹲下给那只小一点儿的羊喂草,看起来都挺温顺的,外甥就拿起相机拍照。中间那只大狼狗和善地看着,不动声色地瞅着这一切。表哥说,真奇怪。看到生人咬个不停,你们来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说,狗也知道是自家人来。女儿说,狗是有灵性的动物。几只鸡在四周慢条斯理地觅食。似乎没感觉,还有外人来打搅。

 

    两排狐狸笼子里养着幼年的小狐狸,小貉子和狐狸母亲。有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儿,一阵风吹来,气味消散。三只花猫躺在狐狸笼子上,蜷缩着睡觉。唯有那只黄色的小花猫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儿我们重又闭眼假寐去了。这些动物的生活,是那么的无忧和安逸哪。甚至都不理会风雨和外来噪杂。大境界。来世做一只这样的懒猫也行啊。

 

    芸豆大包子,凉拌黄瓜,炖鸡和红烧鸡脖。还有几个蒜瓣。放在合欢树林里的一口水泥大井盖上,席地而坐,就着山风,好一顿美餐。一只藏獒小狗钻到鸭子和鹅群里,追着一只小鸭子嬉戏,搅得鸭鹅呱呱地叫嚷,两个孩子欢快地跟着跑。

 

    这些都是山里的丰富物产。带着草渣污点的鸡鸭蛋,几只大鹅蛋。淡紫的大茄子,嫩得掰开一点儿籽没有。厚敦敦的甜辣椒,白绿白绿的草黄瓜,一大扎线菜豆。最喜那一篮子园子里刚摘的西红柿,酸甜酸甜的那个味道,遍个集市找寻了好几年,一直没对上。还有两大编织袋的青粘玉米,白胖胖的土豆。嫂子昨天就蒸好了一堆大馒头,这是用自产的小麦自己磨的面粉,黄白颜色,宣腾腾,香喷喷。这才是最地道的农家味儿,乡里情。整整装了满满一车后备箱。真是满载而归,情义无价啊。

 

    我们的到来,他们高兴得恨不得把家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尽管如此,苦难和沧桑的脸上,掩饰不住生活无奈和忧伤。孩子大了,要结婚,要买房。守着着贫瘠的山里这瘦削的几只动物,钱,从何而来。表哥计划要买一辆能犁地的拖拉机,大概要两三万块钱,乡里乡亲的不能借。借了耕地的时候是要钱还是不要钱呢,说着面露难色。我跟妹妹两个人似乎都听明白了。安慰表哥嫂说,看看吧,合适了打算好了就买吧,怎么也是个维持生计甚至是生存希望的工具。钱的问题,我们大家都帮着凑凑。

 

    嫂子更瘦了,汗水浸湿的头发贴在前额上。表哥喝了一瓶啤酒,也没吃饭。独自一人坐在井台上,眼望向远方,不知是否在想着他那遥远的梦。有梦,终究是有希望的。我们是应该帮帮他们的。至少能摆脱困境也好,嫂子病弱的身体也能再好一些。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7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