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佳人有约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心底,最后的村庄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1-2-16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056

  

    村庄,是植在心底的根,是拴在心上的红丝线。

 

小时候成长的村庄,在刚刚记事的时候,为躲避上游水库的洪水隐患,整体迁移。少年的村庄是崭新的,一个模子下来的四合院。只记得自己的家在第几排第几户,数着数着自己也长大了,村庄也不再年青。离家若干年,再回家的时候闭着眼睛也能摸到那斑驳的家门。

 

  这个时候,父母年迈,村庄也老矣。对村庄的感情却越来越像对父母的依恋。村庄在,家就在,根也在。

 

  那一天,村庄拆了,心里的村庄夷为平地,崭新的楼房林立。古稀之年的父母,终于住上了宽敞干净的楼房。父亲说,心象被悬在了空中,无根飘摇。

 

  地基就像一个人的根基。老人依然想念自己亲手一砖一瓦建起的那座住了几十年的四合院。经常拿着小马扎,跟几个老人坐到村碑的前面对着车来人往的大马路发呆。

 

  这是村庄唯一留下来的旧址。和这些老人。

 

  对于村庄的怀念,这是每个人心中的痛。父亲用他的沉默来抗拒岁月的巨变。

 

    村里唯一的钉子户,那座破屋和屋子里的几位鳏寡孤独还在。孑然无依,四周无临。灰头土脸,破败不堪,依然坚守不拆。断水断电不怕,大雨进屋不怕。用她们自己的方式顽劣地对抗心中家园的失去。一座破屋用两栋楼不行,用三栋楼不换。这些用金钱用楼房就能补偿得了吗?

 

  而自己心中的伊甸园,刚刚置办不到两年的乡居,这几天也在烟尘扬起中被拆。新的现代化的城市新区即将拔地而起。心底,最后的村庄,也轰然倒下。看着自己用心布置的小家一点点被拆,心里也支离破碎的了。

 

  村民到处躲迁,流离失所像一群无家可归的难民。年轻人看着那些房屋一座座坍塌欢呼雀跃,终于可以分得楼房娶得俊媳妇了。老人呢,对着残垣断壁一个个愁眉不展,脚上还踩着泥巴,不肯放下手中的铁锹锄头。

 

  公公婆婆更是不肯舍下任何物件家什,小推车,扁担,尿桶……所有田间地头的东西全部带走,叮叮当当逃难拓荒的一样。公公放不下那一亩半分地,种菜种瓜不忘自己永远是个土地唯亲可做衣食父母的农民。对泥土的眷恋,也许只识钢筋水泥的我们永远不懂。

 

  心中最后的一座乡村,也毁了。从此,村庄只能珍藏在记忆中。

 

  从前的那些乡居,点缀着城市的安静怡人。它就像散落在城市周边的星子熠熠生辉。一座城市,没了村庄,少了鸡飞狗跳就失却了灵动。甚至是少了田园,没了朴素的韵味。

 

  失去了村庄,留得了故乡。我们就像一群永远在乡村边缘打工的游子一样,找不到从前,回不去村庄。城市再好,居住的楼房再美。心底的村庄,最温暖。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