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心音足迹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白银盘里一青螺-----君山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2-8-12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184

“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

 

君山不是一座山,而是洞庭湖里的一个小岛,与千古名楼岳阳楼隔湖相望。面积0.96平方公里,想想泱泱中华960万平方公里,它也仅仅是汪洋大海中的一页小舟。

 

然而,它为何有如此的名望,招致历代的文人墨客登楼望岛,题辞咏诗,墨迹遍地?与“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关。君山山水一体,山上有大小峰72个。既蕴藉着山的沉静又透着水的灵逸,岛边湖草萋萋,岛上树木成林,绿意婆娑。可谓一座绿岛。但是它更大的魅力是缘于湘妃泪滴斑竹,香魂陨水凄美挚爱与奉上一生的相守。其他什么飞来钟,柳毅井的,我相信那都只是美丽的传说。

 

就像威海湾口的刘公岛,说:“刘公岛不仅仅是一个岛”。它有“东隅屏藩”、“海上桃源”和“不沉的战舰”之称。都沉了,全军覆没,怎么说不沉的战舰呢。那是一种精神吗?光靠一座“定远舰”的模型来供游人参观,有几人能去回溯到那场大浪滔天于永不沉没的战舰上与血雨共腥风?只是当个西洋景来观赏而已。不过还真是,“定远舰”已停靠威海湾多年,我还一次没登拜过,有点儿藐视历史的罪过。北洋水师,甲午海战,那是一段屈辱的历史,从供旅游的角度来看也算的上深厚的底蕴。后来又整修建设,赋予了人文,地理和景致的优美涵义。

 

历史不能忘怀,它与君山不同。唯美的爱情更值得纪念。爱与担当,是一切人生的主题。

 

刘禹锡《望洞庭》一诗:“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把洞庭和君山描绘得山水相翠,风月无边。站在岳阳楼上远望,君山就是浮在洞庭湖上的一片荷田甚至是荷塘里的一枝莲。

 

洞庭浮黛,君山独秀。这是一处远离尘嚣的宁静小岛。浮走的脚步应该找一处停歇,驿动不安的身心更需要暂时的清放。携一襟风月两袖云烟,我要去君山。即使不进《湘妃祠》,不看柳毅井。但君山的修竹,塘里的雨荷清莲,二妃青冢环绕的绿萝青苔斑竹涟涟和那一泓洞庭大水养育的君山银针,是那份独一无二的清明淡雅,湘君芳魂的亘古幽香足以使人沉醉不知归路。

 

乘坐快艇在驶向君山岛,雨雾朦胧,洞庭波涌连天雪,水并不潋滟,淡墨写意更有味道。远处的君山,隐约间如同一抹淡扫的蛾眉。近了,则像一朵烟云轻笼的睡莲。碧草苍苍,在水一方。岳阳楼的雨一直下到了君山岛。或许这雨是要告诉我们湘妃的泪一直未干。“帝舜南巡去不还,二妃幽怨水云间。当时珠泪垂多少?直到如今竹尚斑。”二妃的浅笑低眉已化作山竹斑泪,雨色相陪。

 

“帝子潇湘去不还,空余秋草洞庭间,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李白。《博物志》载:“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泪挥竹,竹尽斑。”

 

湘妃,尧帝的两个女儿,姐姐娥皇,即湘君,妹妹女英,即湘夫人,君山岛也因二人而得名。相传四千多年前,舜帝南巡,两个爱妃娥皇、女英随之赶来,船被大风阻于君山,二妃突然听到舜帝已死于苍梧,悲痛欲绝,望着茫茫的湖水,攀竹痛哭泪水洒遍了山上的竹林,遂成斑竹,不久,二妃忧郁成疾,香陨洞庭湖,葬于山之东麓。也有传说二妃痛苦不已双双投身湘江而殉情。不管是投江或是病故,湘妃之情的千古绝唱被世人流传,感念。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湘妃祠”即为此处,有江南第一祠之称。二妃,本应浅笑低眉母仪端方,但祠中的二妃是凄凄含泪的神情。心中有痛,能跨越时空,传递千万年。我们能感知得到。


撑开伞,游人稀少一路绿荫,走进了君山岛,远望湘妃祠,拜谒二妃墓......。


 “君妃二魄芳千古,山竹诸斑泪一人”。清湿的风悠悠地从竹林吹过,簌簌作响。二妃墓隐在斑竹林中,青色墓碑显得有些孤冷。碑前的小香炉,几支清香尚未燃尽,却不见余烟袅袅。雨在下,山竹在流泪。四周碑栏长满青苔,瘦瘦弱弱的绿,莫非是二妃的芳魂瘦影脉脉温情,放不下云海茫茫九嶷山下的舜帝啊。

 

泪痕千古,斑竹无言。墓冢后的湘妃竹果真斑泪点点。只是不喜欢那些把字刻在竹上的游人。他们不懂,那些悠远的往古里湘妃的心事未了泪未干。他们可曾听到二妃的幽怨?“妾身本已千滴泪,何忍辣手添疤痕”。

 

“何须观泪竹,是必梦湘妃”。此刻只需静坐亭中,闭目凝神听雨声闻竹香。耳边便隐隐听到刘禹锡深情的吟咏:“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月明时,瑶瑟怨。湘妃低泣,清影缥缈。

 

    只是,我们都是匆匆的过客,于君山清明的竹荫下抖落满身的风尘,就要上路。甚至都没坐下来慢品一杯君山银针,赏观其鲜笋破土三起三落,品味它的清香淡雅。

 

清袁枚《随园食单》记述:“洞庭君山出茶,色味与龙井相同,叶微宽而绿过之,采掇很少。”君山银针风格独特,岁产不多,质量超群,为我国名优茶之佼佼者。用洁净透明的玻璃杯冲泡君山银针时,可以看到起初芽尖朝上、蒂头下垂悬浮于水面,随后缓缓降落,竖立于杯底,忽升忽降,蔚成趣观,最多可达三次,故有“君山银针三起三落”之说。最后银针竖沉于杯底,似群笋破土,芽光水色,浑然一体,堆绿叠翠,妙趣横生,历来传为美谈。且不说细细品尝以饱口福,只消亲眼观赏一番,也足以引人入胜,神清气爽。银针上下翻舞间,余香已沁入心迹。

 

沉淀,沉淀,终为最初的记忆。

 

告别君山,穿过芦草。是望不穿的辽阔,一种超然的空旷。心,在远方旅行的心,在幽远的湖波中,缓缓沉静。

 

相关评论
More...
网友:笑梅  Email:
评论:正隆冬,一树梅蕚酝紅。暗香欲袭还休,待引东风。看初吹时节,素心发动,玉蕾乍吐,雪地冰天春消息,却与谁通?玉骨冷艳,纵寂寞,肯与戏蝶游蜂。期许知音青眼,潜寻芳踪。西头前村,月下竹边,由他惜遍好枝,诗吟笔描,相报雪里风中!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8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