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梅知心--寒梅知心欢迎您的访问!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佳人有约 心茶溢香 心音足迹  昔日文字 亲情伴我 小雨滴答 网站留言
 您的位置: 网站的首页 >> 佳人有约 >> 浏览信息  
  没有人可以真正离开, 离开这滚滚的尘烟。 没有人可以真正忘却, 忘却那无悔的眷恋。 如果人生注定是痛苦和快乐的两条轨迹, 我愿倦容可以换作欢颜。 如果岁月依旧是萍聚和相忘的一片江湖, 我愿残梦可以化作蝶仙, 随风而舞, 随遇而安。
作 品 搜 索
本站搜索:   
热 门 作 品
人与狗狗的分离之痛
时光醉,醉于这一杯佳人
真水无香,香水有毒
五一韩国出行游记
夏天的回忆
风雨飘摇女人花
失落的一枝梅
闲咏菊花
诗人的背影
来自女儿的欣慰
网 站 调 查
 
 
蓝过太平洋之水的自由梦
  隐藏左栏
添加时间:2014-4-27   作者: 寒梅   来源: 原创   录入:寒梅 阅读次数:1004

昨天参加了好友艳秋的签名售书活动,其实也是配合世界读书日的。这个浮躁的社会,能安静下来读一本好书似乎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更何况能潜心写书的人,更是对之敬佩和羡慕,但没有嫉妒和恨。喜欢她的《炊烟里的日子》。趁着这两天周末春雨不停,翻书,翻她的书成了我的美丽时光。中午,仨好友小聚,上岛的蓝山和摩卡咖啡喝完,我们就找一好的馆坐下,借着庆祝签名售书的名,饕餮一顿。

 

吃饭时间,女儿来短信,说今天很不高兴。问怎么了?说打羽毛球摔了个大屁股蹲把玉镯磕碎了,十八岁成年礼时送她的金项链也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说这两天运气不好,小鬼来追着掠夺她的财物。我说,碎碎平安,破财免灾,没事儿,高兴。一番安慰。女儿感动,问我损失惨重怎么不哈虎她了?我说,我哈虎也不能把这些给哈虎回来。向来严厉的妈妈此时这么通情达理仁心慈爱,她还真二虎了。趁机又哄骗她一篇字来,权当见证她大学时光,文学修养的一步步成长。

 

第一段的英文,还不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小样儿,那是来自《肖申克的救赎》里的一段经典台词。《肖申克的救赎》电影我看过,值得推荐去看。

  

蓝过太平洋之水的自由梦

 

I tell you,those voices soured higher and farther than anybody in a great place dares to dream.It was as if some beautiful bird had flapped into our drab little cage and made these walls dissolve away,and for the briefest of moments,every last man is Shawshank felt free.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某天,当你醒来,身陷囹圄,一切还能否和往常一样继续?

你知道的,束缚的越紧,梦在心中勒下的痕迹也就越深。

 

幼年起,大概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曾有一个英雄梦,而自由自古以来就是英雄的代言词。象牙塔不是最终的归宿,总有一天有双翅膀会穿透骨骼钻出肌肤,远空有最浪漫的期许。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

现在,当我睁开双眼,脑海中还能依稀记起翅膀的轮廓,而远空在记忆中已渐渐变成一片模糊的剪影,在某个辗转反侧的夜和纠缠不休的梦里,轻轻附上我的面,而后发现早已泪湿一片。

人都是渴望自由的动物,只是有时我们忘了自由是什么。但其实,我们没那么脆弱,即使被盖住眼睛,还是可以感知光明的温柔。

(一)流亡

“亲爱的,不,这绝不是空谈:

我像一粒子弹似的穿过十年

    被俘的岁月

就任凭在这途程中,我得了病吧,

我还是那颗心,还是那颗头颅。”

——【土耳其】希克梅特《还是那颗心,还是那颗头颅》

不知是“子弹”找到了希克梅特,还是希克梅特找到了那颗“子弹”。那颗“子弹”悠悠穿过十年岁月,穿过坚实的监狱之门,射进每一个人的心中。这位传奇的自由诗人,因参加共产党,从事进步文学活动,共被当局起诉11次,前后系狱17年,获释后被迫流亡国外。1951年被开除国籍,58年后,土耳其政府废除了这个错误决定。

他终其一生都在为了自由流亡。在伊斯坦布尔被英、法协约国占领之时,他便开始用它最热情的诗篇向人们的自由进军,至此之后,悠悠岁月无绝期。

狱中的岁月便绝不是空谈,穿过悠悠岁月的子弹,好像“十年一觉扬州梦”,狱中的日子终是难熬,数着分秒让一颗不羁的心在天外飘荡,抠着墙皮数星星,低头抬头,一瞬已是恍然隔梦,但在每个死寂的夜里,使人崩溃的狱中的夜里,恐惧还会出现吗?

“只要自由,便是自由。自由的第一个条件,不言而喻就是没有恐惧——不但没有外界社会给予我们的恐惧,也没有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你的工作也许高人一等,你也许已经开始平步青云,但是,如果你一直野心勃勃,如果你一直踌躇满志,一心想成为某种人,这难道不会造成恐惧吗?这岂不表明成功的人并没有很正的自由?传统加给我们的恐惧,社会法令所规定的责任施加给我们的恐惧、生老病死的恐惧、缺乏安全感造成的恐惧——所有这一切都在妨碍人生的真正自由,不是吗?”

没有恐惧。

之后的流亡之路,也正是对自由的救赎。终其一生为了自由而流亡,终其一生为了自由而歌唱,诗歌是灵魂。当子弹穿过悠悠岁月,流亡不再是精神的流离失所,也不再是对生存温饱与未来的战栗与恐惧,“就任凭在这途程中,我得了病吧/我还是那颗心,那颗头颅”,我还是那颗心,那颗头颅,我坐在尘土飞扬的途程,就让狂风带走了我的衣衫,我的头发,我的脸庞,我的眼泪,都带了去吧,带不走我的心,我的头颅,我的灵魂,我向往自由的心……

流亡吧,纵使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二)挣扎

这是你的季节

——春天

不论多么低矮的屋檐

都能听到你的呢喃

 

只要有泥土

就能筑巢

那些华美的宫殿

鹦鹉才看做家园

 

管他金钱打闪

管他珍馐似山

权贵的院墙里

布满网栏

 

你高高地升起

带着梦幻

从田边到天边

从人间到云间

——顾城《自由的雨燕》

在这里,精神上的独立自由永远比权贵下的奢靡禁锢高贵典雅。在这一刻,自由和金钱无关,自由和享乐无关,自由和珍馐无关,自由不因富贵而自由,自由也不因贫穷而失去光芒,相反自由因为辛勤劳作而更加真实。

这是顾城终其一生眼眸中流淌的光。“我也有我的梦,遥远而清晰,它不仅仅是一个世界,他是高于世界的天国”,这个曾经用黑色眼睛来寻找光明的少年,梦醒时也会跨过现实的骨骸,深深地叹出那口气。

少年被,风催大,容颜未改心有疤。顾城一生都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它有最童稚的情怀,他的诗歌仿佛在琴键上跳跃的指尖,但其中又有成人的忧伤,求之不得,是最殇。

三十六岁的他,在新西兰激流岛上和谢烨玉石俱焚。

且顾失城,“诗人”这个词实在是太沉重,诗人背负着太重的责任,他们在历史的风尘中匆匆行走,带来一身光辉与荣耀,又孑然一身地离去。顾城,戴帽子的少年,如果你不是这样,你的人生该多么值得欢喜,可是你挣扎的太久太累,剪碎一颗心,让它在透明的夜空零落飘碎。

也许他不知该怎么建立他的精神王国,于是就像那么多年建好的罗马一样,一夜之间全线崩塌。他不想让现实的尘埃污秽了他的纯净的眸子,于是他拼命地向他的理想与自由飞奔,可是现实又在拼命拽着他的脚踝,它挣扎、挣扎…….然后血与泪流了满面,少年,少年,转眼已成永别。

自由、自由,终是为了自由粉身碎骨。

“真正的绝望就是迫使一个人与其命运协调一致的那种情绪。他是伪装的大敌,是鸵鸟政策的敌人。它要求以个人去面对生活中的现实。那种我们在绝望中注意到的‘松手’是对虚假希望的松手,对假装的爱的松手,对婴儿般的依赖的松手,对空虚的墨守成规的松手,这种墨守成规只会使一个人的行为像因为害怕圈子外面的狼而成群地挤在一起的羊一样。绝望是精炼的熔炉,它把矿石中的杂质熔化掉。绝望并不是自由本身,但确实对自由的一种必要的准备。哪位宗教法庭的大法官说得对,如果我们只考虑到我们的理性选择,我们就不会选择进入绝望。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接受命运或命中注定,而且现实就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那里,要求我们放弃中途的评价和暂时的迫切要求以及对我们自己不忠诚的方式,面对我们赤裸的生活。”

无疑,顾城始终是以一种绝望的心态在做梦,在追寻,在做最后一次挣扎。梦想的世界本就是不真实的,我只想看见那只小熊的“浆果一样的梦,和很大很大的眼睛”。原来还有一个这么美好的世界,就在一个童话世界里。也许飞到那里,就可以触到自由,最后他死在了自己的梦里,但死在梦里,好过从来没有做过梦,穷尽一生的挣扎,只为闭上眼就能插上翅膀,睁开眼就能看到光芒。

当你从睡了一整个冬,从迷雾中醒来,你可曾看到那个戴帽子的少年?

 

(三)呐喊

楚门说:“你无法在我脑子里安摄像机。”

卓别林说:“Soldiers! Don't fight for slavery! Fight for liberty! ”

Mr.V说:“人民不应该害怕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人民。”

哈丁说;“我并不是仅仅在谈论我的妻子,我在谈论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似乎并不需要通过你的肯定。我并不仅仅是在谈论一个人,我是在谈论每一个人。我在谈论形式,我在谈论内容。我在谈论相互间的关系。我在谈论上帝,魔鬼,地狱,天堂。你,究竟,明白了吗?”

William用尽全力的呐喊:“Freedom!”

自由,是来自心底的呐喊,不顾一切竭尽全力的呐喊。

如果没有渴求,也就不会有希望。可是到底是什么力量促使那气流穿过你的喉咙你的声带直奔自由而来,在多年以后时光都变了色的时候你还会记得它么?

 

一切痛苦都会有结束的那一天,随之而来的会是更加彻骨的痛苦,求之不得,抑或是失而复得。自由是一个名词、一个动词、也是一个冠词,但凡在事物前面加上自由两个字,它的名字就变成痛苦。不论是追求自由的过程,享受自由的过程,还是放弃自由的过程,都不肯远离痛苦。因为痛苦不是最好的,但它一定不是最坏的。你追逐不到最好的,但你一定不要也不能忘记最坏的。

芝华塔尼奥,那是个没有回忆的温暖地方,在《肖申克的救赎》的最后,Red说,太平洋的水比梦还蓝。或许只有真正对自由失而复得的人才能真正体会那种心情。

大概这就是自由,不断地流亡,痛苦地挣扎,和绝望地呐喊。

但它却永远是一个最美的梦。比太平洋的水还蓝的梦。

 

相关评论
More...
暂无评论!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不支持HTML
(网名必须中文开头)
中文网名:
邮件:
评论:
发表:
  
  << 后退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点地图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05-2017 寒梅知心 www.hanmei.cn  版权所有